成才教育网

2022-01-18 星期二
您的位置: 中华教育报> 成考> 本文

“教资热”遇上“双减”,宇宙的尽头难道真的是考教资吗?

发布时间: 2021-10-26 16:46:43      来源:网络      作者:wym
导读

本文是来自wym的投稿,由编辑关于“教资热”遇上“双减”,宇宙的尽头难道真的是考教资吗?的内容介绍

距2021下半年教师资格考试还有五天,“教育资金”话题今天再次登上微博热搜榜首。“在“双减法”下,教师职位仍然是毕业生的热门选择,“中学教师应聘者过半是博士”“清北硕博争进中小学”等话题也多次引发关注。具体什么情况呢,下面请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吧~

“教资热”遇上“双减”,宇宙的尽头难道真的是考教资吗?

与此同时,教师职位受到热捧,教学经费、教师录考参培比例也不断提高,进而带动了相关培训行业的发展。据艾瑞咨询公司提供的数据,2020年的教学和师资考试培训市场总规模达187亿,已接近公务员考试培训市场。

在“双减法”下,教师考试仍然受到关注。

教员资格考试已经过去二十年了。中国教育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指出,教资考试“热”首先是由于近几年大学毕业生人数不断增加,在就业竞争之下,持证意味着多了一条“出路”。

而从应聘者的变化中更能直观地感觉到这种趋势。据艾瑞咨询公司的报告,2017-2019年,全国教资考试注册人数分别为410万、635万和880万。根据中公教育公布的数据,2020年有990万人注册入学。据预测,今年的教学经费申请将突破千万。据教育部9月8号发布的数据,今年以来,已有191万名通过认证获得了教师资格证,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8.7%。

然而,随着“双轨制”政策的实施,K12专业院校对教师的需求大幅度下降,在一些地区,教资注册人数有所下降。根据北京教育考试院社考办的数据,2021年下半年北京教师资格考试报名人数为92,000人,与2020年同期相比略有下降。

至于「双减」对「教资热」的影响,网上教考培训机构创立者王华(化名)表示,「双减」对教师资格证书的申请会产生影响,但影响很小,目前仍不觉得有改变。“教学经费注册人数各地名列前茅,总数不错。」

“教资热”遇上“双减”,宇宙的尽头难道真的是考教资吗?

实际上,在北京以外的一些省份,教资注册人数仍保持着增长趋势。省教育厅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1年下半年,全国教资考试笔试笔试考生总数为27.3万人,比去年同期增长6%。

第一梯队下沉,当地机构突围。

对于教考培训机构而言,通过低成本的教资考试课程引流引流“做成长”,然后转换成一门课单价更高的教师招考课程来“做利润”,是行业中沿袭已久的基本逻辑。据艾瑞咨询公司统计,2020年我国教资考试培训市场规模达7亿元,而师资考试培训市场规模达180亿元。

《芥末堆》了解到,目前市场上的教师考试线上课程课价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,是教考机构收入的主要来源。教师录用考试作为公务员考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其多个逻辑和运作方式都与公考培训是相通的。所以公考行常见的“协议班”也是目前教考培训的主要类型,即先对学员收取较高的费用,很多在万元以上,如果考试不及格,还可以退费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中公、华图、粉笔等全国公考机构才把教师类别作为重要业务。与此同时,开始上课吧,考虫,尚德学院等许多成人培训机构也有教学课程。虽然这几所学校的主要业务并非是教考培训,但是在拓科谋成长过程中均选择了门槛不高、产品模式比较成熟的教资品种。

与其它拓展类进入的成人教育企业相比,专门从事教学考试培训的企业数量并不多。一名教学考试机构负责人表示,“目前行业内有少数教考机构可以实现每年上亿元的收入,但与中公教师相比,年产值近20亿元,但与中公教师相比,年产值高达20亿元。

可说,全国性机构积极下沉,地方机构正在突围,以K12为转型的K12企业寻求新的机会,教考培训行业的现状。

目前中公在我们那里已实现了所有区县的网点覆盖,而我们只有不到三分之一。陈锋透露,面对大爆发和大企业竞争的冲击,许多本地机构陷入“成长困境”,“现在大家都害怕轻易扩张。对地方机构而言,在保持业务发展的同时,均不同程度遭遇了加速扩张和大沉没的大公司、粉笔等机构的竞争冲击。

“教资热”遇上“双减”,宇宙的尽头难道真的是考教资吗?

“如果不扩大规模,获得的客流量和经营成本就会增加,利润就会不断下降甚至亏损;如果进行扩张,如果组织能力与团队管理不匹配,就容易‘被打死’。”这一年的粉笔裁员事件也给行业敲响了警钟,在环境不稳定的时候,大家还是求稳为主。

地方性的教学考试机构也面临着另一种选择,即如果扩大的话,是否要扩张?“国营中公、粉笔等国营机构,基本上做的都是公用事业项目。这样的话,他们每扩一个教学点,成本分散开来不会那么高,而我们现在只靠教资和教师招聘业务,扩张的成本就更高了。”

陈锋分析。

此外,高途等K12公司进入成人教育领域,在某种程度上也加剧了当地教考机构的担忧。“高高的高个子走来,的确令人有些担忧,他们太会做流量和网上的获客了。”陈峰说。“但在网下,地方机构都有自己的获客渠道,也算是设置了障碍。

管理制度提出了新的挑战,“不过退费”的协议可能无法继续。

这一双重减法同样也会使教考单位在管理不确定性下产生焦虑情绪。“看着国家监管教培机构的决心,能够规范K12机构,自然也可以规范成人教育。”一名从事教学工作多年的教师说。

对于教师考试培训机构,担心首先来自“资金监管”。““双减法”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经费监管作出了明确要求,而目前成人教育领域还没有具体的政策和规范。但是,另一方面,政策也在悄然实施。虽然目前尚无更多的监管动作,教育部7月发布《关于加强社会成人教育培训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对于成人培训行业因“退费”问题而备受指责。

“教资热”遇上“双减”,宇宙的尽头难道真的是考教资吗?

许多成人培训机构创办人预计,公考业延续多年的预付费和“不过退费”的协议班形式,包括教师录用培训在内,将来也许会受到严管。“这是个约束,估计政策不会走。考察团犀鸟教育创立者丁亚对芥末说。

「在校生贷款,预收款的现象太多,将来也许会受到严厉管理。」王华表示,“如果只管预收,中公这种大型机构或许可以承受,但若要监管协议班,则必须进行根本的脱胎转变。

丁也表示,如果取消协议班,那么整个考业的商业模式将发生很大的变化,“中公等机构就不可能有几百亿的巨额现金流。”

山香教育总经理王相然则认为,未来这类监管对于小型机构可能进入的门槛较高,在发展中也是一种约束,但对于头部企业而言却是一种支撑,“头部企业相对来说更为规范和稳定。

芥末堆指出,资金监管达摩克利斯之剑下,近期已有机构尝试新的收费模式。比如,公考机构犀鸟教育提出“返校”代替协议班,而导氮教育则称要取消预收费模式。陈锋还透露,公司已经在计划增加后收费课程。

“教资热”遇上“双减”,宇宙的尽头难道真的是考教资吗?

这一新的收费模式意味着教考等行业的心理价位将会被重新定义。“公考业和教考行业可能会大起大落。王先生说,他正在等待变化带来的新机会。但是“双降”之下还有另外一层忧虑,“看起来今年似乎每个人的日子都不好过。过去市场好,资金好,现在资金一退,机构规模越大,风险就越大。”林伟坦言。

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报道的全部关于此次“教资热”遇上“双减”,宇宙的尽头难道真的是考教资吗的全部内容。


猜你喜欢

2022年四川考研网上确认10月30日开始,这里有最详细的操作指南,请查收!

2021年成考通过率高吗?成考学历含金量重吗?

近7成招录计划专招应届生?2022年国考从今年10月15日开始报名了……

本文网址:http://ccaiedu.com/chengkao/8598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所有权归中华教育报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中华教育报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